首页 内容 正文

她呆了!以前吃的动物的灵全附在她身上!

佛教知识2024-07-07 10:38
简介她呆了!以前吃的动物的灵全附在她身上! 让我惊叹的事实:这世上没有对错,只有因果!!! 作者赵毅的博客 前言:本人以下所言,真实不虚,但因个人理解差异,偶有言词或..

她呆了!以前吃的动物的灵全附在她身上!

让我惊叹的事实:这世上没有对错,只有因果!!!

作者赵毅的博客

前言:本人以下所言,真实不虚,但因个人理解差异,偶有言词或许不当,请大家各自理解为是。如果你到了命运的转折点,困惑,迷茫,怎么办,请仔细看下我最近的一段真实经历,你就会明白,你的命运,完全可以通过你自己来改变。前提是,你要知道改变的方法。

缘起: 2012年3月25日下午四点半左右,我对老公说,“我们听一下《阿弥陀佛在心间》这首歌吧”,话音落下的同时我的手机就响了,我一看陌生的手机号,接起来听了半天才知道是青岛的刘师兄(我与刘师兄素昧见面,手机通话也是第一次,平时偶尔在网上聊一下,但我们的认识也颇有一番机缘,在此就不罗嗦了)。刘师兄笑着告诉我一个电话号码,叫我赶紧打过去,这位菩萨般的师兄Z(因为Z师兄发了大愿,要像师父那样无私无畏的救助众生,有着大慈大悲的菩萨心肠。以前只知道有一位开通了天眼的同门师兄,并不知道这位师兄姓什么)要给我看下我身上的附体情况。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就和Z师兄通了一个电话(我和z师兄此前从未联系过,不管见面,电话还是网络,互相连名字和男女性别都不知道,分别在两个沿海城市生活)。

接通后,一个慢悠悠温柔柔的男中音从电话线里传到我耳朵里。然后我们开始了如下交流。

Z师兄先问了我的功课,然后问我,你叫什么名字,哪年出生,属相。

本人一一如实回答。

Z师兄叫我拿来笔和本,从头顶开始慢慢给我看。他说我记录。

Z师兄:“奥,你的眼睛有时发干,不舒服吧。”

本 人:“是啊”

Z师兄:“你的眼睛里有只蛾子,念7个49遍往生咒(指一共七天,每天49遍)吧”

蛾子?我一下子想起了读小学时,在夏天的晚上,吃过晚饭后,我经常随父母或邻居或同学在我们村里的路灯底下乘凉,有一次一只美丽的有着绿莹莹翅膀的白肚皮蛾子(我那时以为是蝴蝶)飞到了我们乘凉的路灯下,我被她的美丽吸引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捉住。当然这只蛾子死了,我后来把它制成标本存放到一个笔记本里。这些年根本就不记得从啥时开始眼睛有些不舒服,干涩,有时看东西模糊,特别是戴隐形眼睛,非常的不舒服。因为自己的身体毛病一大堆,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痒的,因此眼睛发干我从未把它当成一个问题,没想到是因为多年前的一只蛾子啊!

Z师兄:“你是不是有时头顶发蒙?”

本人:“哎呀,我经常头疼啊,混混沌沌昏头涨脑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
Z师兄:“恩,你肯定吃过螃蟹,我看到一只螃蟹在你头顶上,你吃没吃过?”

本人:“哎,吃过啊。以前在上海,大闸蟹啊”

Z师兄:“恩,念吧,7个108(往生咒)……。”

后来想起来,何止上海大闸蟹啊,在沿海城市,我以前不是也经常吃螃蟹吗。另外说起我的头疼,大概从初中开始,头疼就如影随形的陪伴着我了,大部分时间昏头胀脑,厉害时感觉血管都要爆了,里面好像有个东西在转啊转啊的,疼的路都走不了。医院诊断神经性头疼,少年时吃了无数药啊,但那绝对是一点用都没有啊!所以这个头疼绝对不是几只螃蟹这么简单,您看到最后就明白了。

Z师兄:“你的颈椎也不舒服,我看到了蚂蚱和知了猴……。”

小时候,农村田野的蚂蚱有很多,经常捉回来烧着吃,夏天晚上去捉知了猴,也一样的命运,人啊,谁能料想到仅仅为了满足了一时的口腹之欲,换来的却是多年的身体病痛!而且这些病痛都类似亚健康状态,不至于让你住院,但是你的身体时刻提醒着你,不舒服,很难受,影响着你的心情,生活和工作,也影响着你的人生!

Z师兄:“嗓子肯定也不舒服,有蝎子尾巴在摆动,还有蚂蚱和大虾……。”

情况反映:我好像没记得吃过蝎子,但以前在农村生活时,打死过我们当地一种叫“草鞋底”的和蝎子很像的东西,它长着很多脚,飞快的爬,让小时候的我看着又恐怖又恶心,通常嗷嗷叫着一鞋底扔过去,就打死了。至于虾,曾经愚昧无明的自己吃过很多很多!

Z师兄:“你的腰也不好,肯定没有劲,还特别累,有只鲳鱼在你后背上。”

本人:“鲳鱼?鱼我吃过很多,但什么样叫鲳鱼?”

Z师兄:“银白色的,我也不知道你们那里叫什么鱼,我们这叫鲳鱼……”

Z师兄:“哇,你的腰肯定非常非常的不舒服,我看到了3只甲鱼在你的腰上,而且叠在一起,最大的那只在下面,最小的那只在上面,中间是不大不小的那一只……”

我哭,这是什么情况啊!我今生好像没吃过甲鱼啊!

Z师兄告诉我,不一定是我自己吃的,也可能是家人吃的到我这里了,或者前世吃了或杀死了它们,都有这个可能!

事实反映:具体也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腰吃力了。大概上大学后,或者更早前吧。参加工作后更加严重,有时睡一晚上醒来,会疲累无比,腰就像断了一样,酸软无比,洗头时都难以下弯腰。整个身体感觉没有一点支撑。那个滋味,只有自己能体会。

Z师兄:“腰下面尾巴骨那里,有爬虾(z师兄当时说的不是爬虾,而是他们当地的叫法,我没听明白,后来才知道说的是爬虾)”

各位朋友,此刻时值春天,又是爬虾肥嫩时节,您还想吃吗?还敢吃吗?

Z师兄:“你是不是有痔疮,我看到那里有蚯蚓。。。。。。”我走神了,Z师兄在电话里问我,“我说的对不对啊?”

本人:哎呀,我小时候看到蚯蚓,觉得又丑又恶心,打死过它们,年幼无知的我哪里有意识到它们也是一条条鲜活的小生灵啊!

Z师兄:“你的腿是不是没劲,有时候会疼,特别是上楼梯拉不动。。。。。。两条腿上分别有海螺和鲍鱼。还有,你吃过或杀过蛇吗?”

本人:“没有啊”

Z师兄:“那就是鱼了,形状细长的像蛇一样,在膝盖这个地方,左右两腿各有一条,一条含着海螺,一条含着鲍鱼。。。。。。”

娘亲!这都是什么状况啊,怎么会有如此惟妙惟肖的形象!本人十年前在广州,那就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吃货!因为当时我们公司的领导是个大吃货,每隔一段时间总要找个借口出来带我们大吃一顿,而每次都是她和公司的出纳一起去点餐,而我乐于安享其成。这其中活杀的小生灵们,都有我的一份业障啊!

有菩萨心肠的Z师兄又给我从头到脚看了一遍。

Z师兄:“你的肩膀和胳膊疼吧。”

本人:“恩,我做一点事情就胳膊酸痛,一点力气也没有”

Z师兄:“有只老鼠在你的左右两肩来回跑。。。。。。”

我头脑里立即出现了多年前的那个场景,在我小时候,大概5-8岁之间吧,有一天晚上,我在堂屋里踢毽子玩,脚上穿着父亲给我买的红黄相间的小皮鞋,母亲和一邻居站在屋门口说话。突然听到她们两个大叫“老鼠,老鼠,快踩死它!”,我吓的腾空一跳,落下来的时候嗄的踩到一个东西,低头一看,是只血肉模糊的老鼠!!!这个场景现在想起来还是会有些不舒服。那么我的胳膊酸疼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不记得了,只记得从初中开始,我写一会字就需要把右胳膊抬起来摇晃一会,然后从肩膀到胳膊在捏把一会,因为很累很酸很疼!说到这又想起个小插曲,有一年大学暑假回家,我提了个行李好容易放到火车行李架上,坐下来后,感觉从脖子到肩膀到胳膊酸软无比,于是我的头摇来晃去,胳膊也捏来捏去,我对面坐着一位青年男性,他看了我良久,忍不住问我,你是学理工的吧。我说,为什么。他说,因为学文科的女孩子没有你这么好动的。我。。。。。。

Z师兄:“你是不是有时心里发堵,喘不上气来啊?

本人:“呵呵,以前经常这样。”

Z师兄:“你心脏上有只香波螺。”

本人:“什么样的叫香波螺?”

Z师兄:“我们这里是这样叫,皮是光滑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
后来我百度了一下,知道了香波螺的样子。这些东西真的曾经吃太多了!

2011年7月份之前,可以说多年来我经常会莫名其妙就觉的心里发堵,喘不上气来。翻翻我以前写的日记,随时有这样的字眼出现。这也和我多年的抑郁症有很大的关系。学佛之后,这种现象基本没有了。

从小生活在离海不远,吃了很多当时以为无比新鲜和美味的海鲜,殊不知,小动物们都是有灵性的,因为你杀了它们吃了它们而生起强烈的怨恨之心,它们的神识无处可去,只好积聚在杀它们吃它们的人身上,久而久之,这个人的身体就开始出问题了!

Z师兄:“小肚子有时发胀,肚子里有虾。”

我。。。。。。

Z师兄:“你是不是每个月都疼啊(这里Z师兄说的比较含蓄),我看到你肚子里有只大白鹅!”

本人:“啊?!”

场景一下子又拉回了小时候,具体几岁记不清了。那只大白鹅,我儿时的好伙伴!我对它有一种特殊的感情,因为妈妈总是用它下的蛋做了给我吃!我记忆当中家里也就养过这么一只大白鹅。有一次,我和小伙伴放学后捡了很多玻璃碎片(因为当时听说能卖钱),回来就全倒在大白鹅住的那个西厢房里。第二天,家里人发现一直都好端端的大白鹅死了,百思不得其解。后来割开它的长长的脖子,一块玻璃碎片赫然出现在眼前!大人没有责备我,但孩提的我当时还是不开心了好久。现在想来,它当时得有多疼啊多疼啊多疼啊!它在死的时候得有多怨恨我啊!这就是导致我这些年痛经的缘由吗?这些年每月一次都能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,每一次都得体验一次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的地狱般的感受!(这两年来,我终于自己摸索出一个治疗宫寒痛经的方法,痛经状况基本好转,能正常的生活,这也可能从侧面说明,大概我欠这只大白鹅的债还的差不多了)

可是,我真的不是有意的。

想到这里,我唏嘘着对Z师兄说:“这可真是这世上的事情,真的没有对错,只有因果啊!”

“是啊,确实是没有对错,只有因果。”Z师兄如是说。

Z师兄:“肚子里还有青蛙。。。。。。”

还是小时候的事情。一个人在河边尽情的玩,没注意到一大团的看起来脏乎乎的青蛙产的卵已经在我手周围了,恶心的我赶紧赶尽杀绝。后来每年,我手上每到春末夏初,就起一片片的类似湿疹样的红红的疙瘩,有时还留着脓水,很痒。一个姑娘家家的,双手上起了这么些东西,还治不好,让我多年一直苦不堪言。一直到我二十七八岁后才渐渐好转。不知道是不是和青蛙有关呢。

最后,Z师兄告诉我,有个孩子在我头顶上来回活动,有时会跑到我前面来。可能是我母亲流产的孩子或我自己流产的孩子。导致我工作受阻,心情烦躁。

反映:母亲有没有流产我不知道,我自己知道的情况下,我确定是没有流过产的。但是,台长师父说过,有时候只要碰上的就算的。既然师兄看出来了,那他确确实实就是存在的,就需要我去还债,逃不掉的。

啰嗦巴索的这么多,我发现要解释清楚一件事真不容易。至于这么多年如何让我工作受阻,心情烦躁,绝对不是十句八句就讲的清。那还牵扯到我这些年的人生经历,及十多年的抑郁症中我是如何被折磨的一心求死,进而死中求生,最后重获新生的。这也是去年7月份我在观世音菩萨面前许下的一个愿望。等机缘成熟吧,会写的。

后记:目前我正在努力还债,每天狂读往生咒大概1800多遍,约需5个小时,还有小房子等。本来打算读完目前这一波,还完这些债务后,认真的写一下这个事情的经过,加上我个人的体悟。但因为一件事情的缘起,-----末学的父亲近些时日左眼视物模糊,医院拍片诊断:1、左眼颞上分支静脉阻塞 2、左眼BRVO伴黄斑囊变及出血性脱离,促使我赶紧如实写了出来,本篇文章哪怕有一丁点功德的话,末学全部回向给父亲,希望他左眼睛快点好起来,并能因这个缘起,开启心智,早日信佛念经,修学心灵法门,改善身体,重塑命运!

祖洁 合十 于山东烟台 2012年4月7日

 

上一篇:净土法门法语:师父有什么好看的,在家里老实念佛?

下一篇:净土法门法语:念“阿弥陀佛”就是忏悔

评论问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