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内容 正文

望禅宗之峰,息浮躁之心——走近禅宗

向生净土2024-06-17 11:07
简介作者: 杨学义我一贯对佛教、对禅宗知之甚少,只认为那是法师们的事,在吴师长教师的教导下,对禅似乎有了些微的熟悉。待到听了几场申报,逐渐产生了商量禅的兴趣,于是便找..

作者: 杨学义

我一贯对佛教、对禅宗知之甚少,只认为那是法师们的事,在吴师长教师的教导下,对禅似乎有了些微的熟悉。待到听了几场申报,逐渐产生了商量禅的兴趣,于是便找来几本有关的书来读,艰难地啃完了吴师长教师的《禅学三书》之《禅宗诗歌境界》后,不虞对禅宗竟有些悠然神往了。我有时很诧异自己思惟上的这种变更,常认为有疏理一下的需要。

我读的第一本佛教典籍是鸠摩罗什翻译的《金刚经》。初读时,囫囵吞枣,囫囵吞枣,对《金刚经》三句话颇多困惑,但对其无住而生其心的说法却似有所悟,认为人生就应是这样的立场。到后来读到《禅宗诗歌境界》对惟信三阶段的比较分析,顿觉豁然开朗,对《金刚经》三句话也有了进一步的理解。潘宗光教授的《心经与生活聪明》、吴言生师长教师《禅宗哲学象征》的开示,以及明奘法师极有亲和力的演讲,在我的面前仿佛出现出了一个神秘但并不玄奥的祥和世界,让我惊诧不已;禅宗竟是这样的切近人生,禅理竟然如斯的涵容一切,禅境竟是这样的令人迷醉。

下面我从三个方面谈一下我对禅宗的理解。

第一,禅宗对人明心见性的最终关怀。我在第一次的功课《佛教与民众的距离》中较概括地描述了世人沉沦于尘凡,迷失自我的各种行状,认为人人皆不信佛,人人弗成能信佛,所以佛教与民众之间存在着太大的距离,言下颇有佛教无用论的意味,现在知道这种熟悉其实浅薄好笑。且不说佛教作为一个延续了上千年的文化现象必有其现实的合理性,必定蕴含着一个民族甚至整小我类都能理解接收的聪明的结晶,单说禅宗以明心见性为宗旨的对世俗人生的最终关怀,也可见出禅的慈悲,禅的热忱、禅的灵智,见出其永远存在的光辉价值。

考察禅宗五家七宗的精髓,我们都可看出各宗各派对入世的重视。禅宗让人彻见本来面貌,在禅宗看来,本来面貌,超越时空,不受污染,它纯洁、僻静、永恒,净裸裸,绝承当;赤洒洒,无回互。踏着本地风光,明见本来面貌。但人生在俗世,人生而有欲,这个本来面貌是弗成能经久逗留在清纯无染的状态。所以就要经由过程休歇,不思善,不思恶以重现人人具足的纯粹的人道。

禅宗各家都倡导日用是道,所谓佛法在世间,不离世间觉,离开了日常生活,就早坐在黑山鬼窟里,溺在一潭死水里。所以修行既可在远隔人烟的高山之巅,更可在尘凡滚滚的十字街头。平常心是道,禅宗恰是以这种方法把佛的光辉遍洒芸芸众生。

第二,禅宗与时俱进的内在品德。

佛门中大和尚竺道生(即有名的生公)曾说:理弗成分,悟语极照,以不二之悟,符不分之理,谓之顿悟。他在佛法中惊天动地的顿悟之说。就是根据在中华传统思惟的理弗成分的概念上。而唐代的华严宗,又据此演变出事理无碍,事事无碍的理论来。实际上,从佛种东传,遍洒华土之后,它就与中国固有的传统文化相杂交,经由选择、淘汰、同化、变异,在中国思惟、文化、艺术领域绽开了缤纷的花朵,。就禅宗说,它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教人静观清修的消极意态,而呈赓续成长的姿态。很明显,无论是禅宗典籍记载的禅宗成长史,照样禅宗的思惟观念和行为方法的成长史,都是对印度佛教琐繁经义的反水,对印度佛教所提倡的苦行、戒律、禁欲等以艰苦灾祸为解脱途径的方法的反水。这种反水的实质就是禅宗与时俱进,勇于改革的内在品德的表现,正因为有了这种品德,中国禅宗才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并因之获得了生命力。这种从世俗生活中体会宗教情感,从审美过程中获得神学感悟的特色,也使禅宗从一开始就染上了神秘的诗意色彩,从一开始就和诗学结下了不解之缘,也是以而创造出了幽深静寂、圆融无碍的禅宗诗歌境界。恰是在禅宗与传统文化互融这一意义上,我们可以说,不懂得禅宗,便弗成能深彻地融会中华传统文化,对欣赏最精致的文艺诗歌来说也不能不说是一种巨大的缺失。

第三,诗禅互通所创造的诗歌境界。

宋代学诗浑似参禅一说影响甚广。周裕锴师长教师在《中国禅宗与诗歌》这本书里商量了诗禅相通的内在机制,他从四个方面分析,价值取向的非功利性,思维方法的非分析性,说话表达的非逻辑性,肯定和表现主观心性。诗禅相通不仅表现在诗歌创作上,也表现在诗歌欣赏上。我自己读诗经常是在看了一遍两遍,疏浚了文字之后,再去高声朗读诗歌,有时会忽然忘记一切,诗境诗情,似清风徐来。虽说这只是一刹那的功夫,但对诗歌美的理解,似又深了许多。据朱光潜师长教师的说法,诗歌欣赏同创作一样,也是审美,是拒却名理的一种绝缘状态,我认为这恰和禅宗的顿悟一致。

最后想引无可的《陨叶》诗来具体说明禅诗的境界:

绕巷夹溪江,萧条逐北风。别林遗宿鸟,浮水载鸣虫。

石小埋初尽,枝长落未终。带霜书丽什,闲读白云中。

这首诗细致描写落叶的形象,强调落叶具有自由的特点,它随北风飘扬,不受树林的束缚,也不受宿鸟的限制。落叶像白云那样的自由安闲,是以诗人借以象征自由的境界,这个境界恰是随缘任运,事事无碍,理事无碍的禅的境界。

上一篇:如本法师答:佛教常提及“言语道断”,其真义如何?

下一篇:素肉菜馅千层煎饼

评论问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