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内容 正文

脸与髭,松与紧

汉传人物2024-06-15 12:47
简介脸与髭,松与紧唐代及其以前的佛教塑绘,佛像几乎都有小胡须。这是有佛经依据的,如《佛说观佛三昧海经》便专门讲述了如何观如来髭相。显现髭相是展示佛的威猛果断以及度众..

脸与髭,松与紧

唐代及其以前的佛教塑绘,佛像几乎都有小胡须。这是有佛经依据的,如《佛说观佛三昧海经》便专门讲述了如何观如来髭相。显现髭相是展示佛的威猛果断以及度众生的力量。

前面略提过松与紧的关系。以几尊汉传佛教的佛像为例,他们手的形态和坐姿等方面都非常舒缓柔和。

右图是麦积山佛陀父子像。罗睺罗尊者拜见释迦牟尼佛时,佛陀用手抚摸着罗睺罗尊者的头顶,安慰他:你一定要在僧团之中,不要以为自己有特殊之处。在麦积山石窟中,这组造型价值最高,也最成功。佛的手从臂膀上垂下来,柔若无物,如同生怕碰到什么一般,柔和得让人担心能不能坚持太久。罗睺罗尊者的虔诚需要佛陀的关爱,这又是一种情感的相互交流。佛陀用这种安慰来坚定罗睺罗尊者出家修行的决心,既有父子间慈爱的表达,又有法王希望弟子去坚强努力地承担的鼓励。

这样一种成功表现就是松起到的作用。所表达的情绪是双方面的,两种力量都有:要你坚强,怕你受伤。两方面都表达得如此之完美,松紧运用得当起到了关键作用。与上面的形象对比,一些藏传佛教塑像的线条绷得特别紧,显得非常有力,尤其是护法神飞在天上,常常是两目圆睁,双手卷起的形象,看起来很有劲,这与汉传佛教轻描淡写而余韵无穷的感受是不同的。

在规范的法度要求以外进行松紧对照,往往松更有余韵,而紧则余韵枯竭。如同家长对孩子发脾气,父亲发脾气时拳脚相向,发过便没有余韵了,枯竭了,空荡荡的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有余韵的是母亲,把孩子拉过去进行安慰,马上就不伤心了。所以刚强总是显得余韵不足,而轻描淡写往往能表达出佛陀如大海般深厚的宗教情怀。

通过对佛教造像中脸与髭、松与紧的认识,便能看出佛像所包含内容的圆满程度。

对于松和紧的关系,可以做一个补充说明。这幅图左边是一个西瓜,右边是一个气球,西瓜和气球的关系便是松和紧的关系。对于塑像而言,面部不一定要紧,别人看到绷得很紧的面部肌肉,不会觉得脸是圆的。圆脸不一定紧,紧脸不一定圆。

在这方面我有一个经历。有一次,工人帮我们在大雄宝殿里塑佛像,塑到最后时工人问:佛的面部应该怎样塑?一定要最圆的吧?

我问:怎么塑圆呢?

他说:从面颊这里就开始圆。

这样与气球有什么区别?不行。否定了这一方案后,我说:用气球与西瓜做对比你就明白了:西瓜的中间部分虽然略有弧度,但线条基本是直线。塑像也是如此,有了从额头到脸颊的直线,到下面再进行弧度的过渡,人们才会觉得这张脸是圆满的。

人们看到佛面时总会觉得非常圆满,看到一位长相很好的青年人也会说:您长得好圆满啊!对于这个圆满,如果只进行表面判断,往往会忽略一些细节,不知道他方的地方。一定要有方作为基础构建,在弧度出现时,圆才是有意义的,整个面部才会让人感觉是圆的。绝大多数人的面部都是方的,只是在拐弯的地方弧一下,我们就觉得这张脸圆了。画龙点睛之处就在拐弯的地方,往往几根线条就让人觉得整个脸都是圆的。

所以,从西瓜和气球的关系可以知道:佛面是这样表现出来的,不一定绷得很紧。

左图是敦煌石窟中阿难尊者像的上半身。乍看尊者脸相,一定会觉得很圆,而且非常优美,不会觉得他是方脸。这种圆是怎样实现的呢?有雕塑基础的人不是看表面感觉,会看骨架:从额头一直到耳根,基本上都是直线条,额面也基本是直线条,最终都刻画成平面,面部其实是以方为主。阿难尊者的骨架事实上是国字脸,骨相特别完美,具有一种特别有力的阳刚之气。但是从表面来看,他的这种温和亲善,会让没有雕塑基础的人第一感觉是:阿难尊者是一位非常柔和的人,非常内向,非常睿智,但又不善表达。但若仔细看,便能看出他阳刚的一面整个骨相非常强,怎么可能不阳刚?虽然二者兼具得如此完美,但塑像师并没有在脸部使用多少弧形的线条。就像前面说的西瓜和气球的关系,这是使用类似于西瓜的线条方法,而非类似气球的线条方法,否则就会绷得比较紧。

右上图是首都博物馆的一件馆藏国宝,是藏传佛教造像。塑像虽然使用了圆弧的线条,从面颊就开始圆起,但我们第一感觉可能是:佛像的脸型似乎有点不饱满,不是圆的吧?实际上佛像面部使用的线条,每个地方都是圆的。当很多的圆在一起,没有方的轮廓时,我们会觉得,虽然绷得很紧,但是没有圆的感觉。所以圆要有一些舒缓的线条,甚至是方的线条去表达,才会成功。有时候将很多圆放在一起,结果却是一个方的效果。

总结如下:因为紧,所以弧线用得多也不圆;因为松,所以虽然是一些长的直线条,我们仍会觉得它很圆满。松和紧的对应关系应用到方和圆上面去,如果处理得当,那便是很完美的雕塑成果。

上一篇:自立法师:第十八章 念等本空

下一篇:会性法师:佛说阿弥陀经讲录-别解经文(九)

评论问答